• 昨晚约左阿盈去撑台角,去食左D好好食兼唔抵食既日本菜,令我更有冲动要带距去一间好高级既餐厅吃D好食又比较抵既日本菜自助餐。

    饭后本来还想去食甜品的我们转移视线去到时装店,系不同既店铺转左一个晚上,最后的战利品全部系穿系底既小可爱,完全违背了我本次行街既初衷。后来我终于明白点解我买唔到之前我想买的衫、裤、鞋、袜、包包了,见对话:

    Me:“宜家金融海啸兼过完大年初一,衫裤鞋袜哩D野唔系应该便晒嘎了咩?因乜解究仲甘贵啊?”

    盈:“金融海啸未刮到来咯。”

    Me:“甘了喔。”

    我唔知金融海啸真系来左定未来到大陆,但系有一样野我好sure--宜家既市道不知几甘好!而我就唔知开心好定唔开心好了